当前位置: 主页 > 行业资讯 > 阿尔法超级无聊却是围棋福音

阿尔法超级无聊却是围棋福音

更新时间:2017-07-25 16:49
浏览次数:
  “知道输赢的,就算会下围棋”
  王七段是“棋城”的一部活字典,忆往昔,他所透露的,恐怕在蓉城棋界也并非尽人皆知。比如,上世纪80年代的成都棋园其实在猛追湾,而且叫“成都棋苑”,曾举办过1982年下半年的全国段位赛——段位赛最早一年下两次;又如,1982年定段时,陈祖德、聂卫平、吴淞笙被定为九段,陈、聂是全国冠军,定九段自然无可非议,但吴当时没拿过全国冠军,定九段的理由,其实是“对日本职业高手胜率超过50%”。
  生于1963年的王剑坤10岁时成为成都棋校的第一批学员,据他回忆,当时的教练是蓉城围棋界三驾马车之一的杜君果老师,当时要分班,杜老师一声喊:“会下围棋的站这边,不会下围棋的站那边。”会与不会如何界定?杜老解释:能下完一盘棋,并且数子后知道输赢的,就算会下围棋。这样,王剑坤才放心地和大师兄吴战影等人站到了“会下棋”的那一边。言及对杜君果老师的印象,王剑坤称:“他长相可以说有点古怪,还缺了一颗牙齿,但是说起话来却幽默动人,是非常棒的老师。感谢他,没有他就不可能有我们那一代棋手的今天。”
  现在看来,王剑坤不仅传承了杜老的棋艺,还有那份难得的幽默。
  “阿法狗棋谱,可能领先一百年”
  说起如今风靡棋界的人工智能“阿法狗”,王七段同其他职业高手一样,恨得牙痒痒,“它简直超级无聊,因为不可能赢他一盘!”
  但是人工智能对未来的围棋教育有利还是有弊?这一点王剑坤毫不含糊,他说:“对围棋教育来说肯定是件好事,大好事,因为我们现在看到它的棋谱,很可能是一百甚至几百年后,围棋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先进棋谱。对于我们人类固有的围棋理念,它有所冲击,但这样的冲击绝对是好事,因为它可以让人类看到围棋里更广阔的世界。”
  在上周成都园丁控股队本赛季围甲联赛主场赛事之前,一位特殊的嘉宾被请到成都棋校上课——他是王剑坤七段,成都棋校的第一批学员。昔日仗剑辞乡远游,如今已“游”至福建福州一带……此番“回家省亲”,王七段接受了华西都市报记者的专访。
 
相关推荐